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泰安市百世缘热水器有限公司
联系人:王经理
手机:18605482763
          13505487711
电话:400-878-9336
          0538-8080801
          0538-8888838
传真:0538-8080802
地址:山东泰安宁家结庄经济开发区

光热发电2013——在未知中继续前行

  2013年的春天已经来临,这是属于中国光热发电产业的春天吗?答案似乎依然未知,但我们仍然不自觉地去问自己、问业内同仁,这一问题的答案何时方能定论……

  中广核的忧虑

  在今天举办的2013世界光热发电亚洲高峰论坛上,中广核太阳能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庆浩表示,我国规划到2015年实现1GW光热发电装机,可以说目前我们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这一阶段。但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电价,投资商无投资收益,作为投资商来讲是没有办法投资的。我们亟需确定一个符合我国光热电站开发实际情况的电价标准。

  而针对这个电价标准,韩庆浩表示,以中广核德令哈50兆瓦槽式光热发电项目为例,该项目获得了亚行1.5亿美元的低息贷款,占工程概算总投资额的50%,按此核算下来,电价如果定在1.25元以上即具备可投资性。CSPPLAZA记者对此追问,“如果低于1.25元的电价出台,比如出台了1元的电价,德令哈项目是否要推进下去?”韩庆浩对此表示,“这样的话就没有投资价值了,我想我们可能难以在此电价标准下进行下去。”

  韩庆浩强调,获得亚行或世行低息贷款可以拉低度电成本,如果没有亚行的1.5亿美元,该项目可盈利电价基准在1.4元。他相信,今明两年我国将有望启动建设一批商业化光热发电项目。

  中广核德令哈50兆瓦光热发电项目2月5日正式获得青海省发改委核准批复。韩庆浩表示,预计今年8月份在国家有合适的电价确定的前提下可以开工,2015年9月份完成建设,2016年可以进入商业化运行。

  韩庆浩还称,目前中广核正在建设的两个1.6MW槽式和菲涅尔式科研示范项目和10MWth的储热系统,预计今年可以并网,通过这个先导项目,可以实现对集成、控制等方面的探索和经验的积累,同时也对国产设备进行验证,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对技术人员进行培训、对科研成果进行转化等,为未来的50MW项目甚至更大的项目建设打下基础。

  今天,韩庆浩再次公开强调指出我国光热发电产业面临的五大问题:一是上网电价政策尚未出台,这也是其中最核心的问题;二是核心设备和关键配件缺乏实际项目运行检验;三是无系统集成经验,具有开发、设计、施工、调试、运营全过程技术能力的人才极其匮乏;四是检测平台及标准体系还是空白,设计、施工、调试和运营的全过程标准体系匮乏;五是气候和环境条件相对来说更为复杂和恶劣,光照资源丰富地区平均温度较低;沙尘、高原、大风;水资源相对匮乏。

  中控的经验

  中广核太阳能作为我国最早进入太阳能热发电站投资开发的大型央企,多年来在推动光热发电商业化的进程中付出了诸多努力。韩庆浩对我国光热发电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的看法有较大现实指导意义。

  浙江中控太阳能德令哈50MW太阳能热发电项目一期10兆瓦已于今年1月份正式宣布建成,该公司副总经理黄文君今天也在论坛上表示,该项目并网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一期10MW计划于今年7月份并网发电。作为目前国内唯一一家拥有大规模光热电站开发经验的公司,黄文君分享了其在电站开发阶段遇到的问题和取得的经验,并结合他的亲身体会指出在我国西部建设太阳能塔式热发电工程面临的技术难题和应对策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我国西部环境气候恶劣(腐蚀、风雨、沙尘、紫外线等):需针对此设计制造可靠性较高的相关设备;2、定日镜的大规模安装与校正问题:自动化控制与校正;3、水工质塔式电站的间歇式运行-应确保热力设备的应力与寿命保证;3、能量动态-适应能量动态的运行策略;4、防尘清洁-灰尘附着镜面将造成反射镜反射率大大降低,需采用机器人自动清洗;5、低温应对:进行热力防冻设计;6、水资源短缺:空冷设计以节约水耗;7、电网接入、土地平整等等。

  中控太阳能作为我国光热发电产业“敢吃螃蟹”的第一民企,其对光热发电迈向商业化的探索功不可没,黄文君由此总结出来的经验和教训也十分值得业内细细斟酌。

  华能的雄心

  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可再生能源发电技术部所长郑建涛在本次论坛上表示,华能三亚南山1.5MWth项目总投资700万元(不含研发试制、薪酬、管理等费用),其中镜场投资占55.8%。在该示范项目建成的基础上,华能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下一步将继续进行集热场可靠性、稳定性实验,在海南三亚4到8月份太阳辐照较强的条件下验证在各种工况下系统运行的稳定性和可靠性,同时验证各种设备的性能和可靠性。再者,将建设一个小时的熔盐储热和集热回路,并与目前的项目结合进行储热、放热等试验,研究菲涅尔熔盐传热储热技术。同时着手一些大规模电站项目的推进工作。

  郑建涛在接受CSPPLAZA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带储热菲涅尔热发电技术按其推测可以做到1元/kWh的电价,他认为菲涅尔以熔盐作传热介质比槽式或塔式更加简单,只需解决好防止熔盐凝固这一难题就行。他还透露,目前华能正在推进多个大规模电站的进度,如华能西藏50MW项目等都还处于前期可研阶段。据CSPPLAZA记者了解,目前包括华能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华电工程、大唐新能源等在内的光热电站开发商都受制于集团层面对项目投资收益的“判断缺失”而导致项目迟滞,归根结底还是电价问题。

  政策不确定性

  另据CSPPLAZA记者了解,在今年的3月初,光热产业技术创新联盟会同美国克林顿能源基金会、北京天瑞星和皇明太阳能两家企业共同就中国太阳能热发电行业政策建议这一问题与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相关官员进行了沟通。而据本网记者从不同渠道反馈回的消息称,国家能源局对光热电价政策的表态依然不够清晰,甚至有些偏向于与光伏同价的思路。光热产业技术创新联盟会同美国克林顿能源基金会共同撰写的太阳能热发电国家激励政策建议书预计将于今年6月份形成终稿提交国家能源局审议。

  而从此前获批的甘肃阿克塞50兆瓦光热发电项目项目方处传回的消息也称,国家能源局给予该项目的电价即为1元/kWh(与当时的光伏电价对等)。该项目方声称1元的电价对其而言具备投资价值。

  如果要与光伏对等,目前光伏上网电价已经整体下调,光热电价也要跟着下调吗?下调到一元以下,对绝大多数开发商而言都无投资可行性可言。这都为未来我国光热电价的核定增加了更多未知因素。

  今天的论坛是2013开年以来国内第一场光热发电行业论坛,本网记者在会场上的最大感受是,今年光热发电业界共同关心的最核心议题当属政策,这种关心超出了以往任何时候,每一家业内公司都在翘首企盼政策甘霖的到来。这一方面是好事,表明部分公司已经做好了一定的准备,就等政策落地一展身手;另一方面也潜藏着一些隐忧,这说明业内已经对“光热发电迟迟未能获得政策支持而启动市场”的忍耐度或忍耐力已经接近极限,本网认为,如若今年依然不能有较为明确的政策落地或政策信号释放,对部分企业可能会造成心理上的较大打击,不利于我国光热发电产业的长远发展。